音乐与诗,是我们拥有的最美好的东西

2018年03月09日 11:07:18 浏览量:106 来源:浙江党建网 作者:本网记者 张磊

微信图片_20180226110126.jpg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新年伊始,袁枚的一首小诗《苔》伴随着乡村教师梁俊的曲,和着贵州山区孩子轻灵的歌声走进了千家万户,感动了亿万观众。诗歌像精灵一般再次于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与观众不期而遇,而这一次不再是“飞花令”下的谁与争锋,而是“和诗以歌”。

微信图片_20180226110130.jpg

  这档轻赛制、重吟咏的创新文化类节目《经典咏流传》用流行音乐的方式重塑经典,再次让古典诗词生动轻灵起来、流行起来。当古老的诗词与现代流行音乐碰撞,撞出了温情,也撞出了璀璨如新。

  “诗言志,歌咏言”。诗歌在诞生之初与音乐密不可分,从《诗经》、汉魏南北朝乐府到唐诗律绝、宋词,这些都是合乐之诗。诗词与音乐在长期发展中相互依附、共生共荣。传统古诗词与现代流行音乐的相遇便是一种观照当下,重塑经典的绵延,也是对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的致敬。于是,我们听到——

  沉寂了300多年的《苔》延宕出比“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更为深广的人生意义。“我要告诉孩子们,我们即使拥有的不是最多,但依然可以像牡丹花一样绽放,我们不要小看了自己。”梁俊所传递的一种向上的精神,即便普通但绝不平庸。我们为一位老师的坚守而感动落泪,为一群孩子的纯真质朴而欢喜雀跃,更为伟大而平凡者的坚持而鼓掌点赞。

微信图片_20180226110134.jpg

  当耄耋之年的巫漪丽颤颤巍巍走上舞台,指间落在钢琴的那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作为中国第一代钢琴家,巫漪丽动情演绎经典作品《梁祝》,与诗歌“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遥相呼应,荡气回肠。永恒的经典不只是歌曲、文本、一段音乐,虽然年纪很大,但依然精神矍铄,她灵巧的双手和青春的歌喉,为一代又一代人演绎经典,流传经典。

  一字一世界,一笔一乾坤。汉语之美美在形美如画、音美如歌、意美如诗,循着古人的声韵,探着经典的足迹,于是“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 在独立音乐人赵照的歌声里,《声律启蒙》这儿时的声韵启蒙读物竟如此动听。

  ……

  情动于心,诗以言之,歌以咏之。《经典咏流传》将文学性和音乐性合二为一,跨越时空对话,将话语语境纳入当下,用多样化的形式打开大众的心门。一时间,《明日歌》里的惜时如金,《滚滚长江东逝水》中的历史激情,《墨梅》里的朗朗乾坤、傲气风骨,中西文化碰撞出全新的《三字经》、融合中国二胡、蒙古马头琴、印度萨朗吉、法国古典吉他四种民族乐器的《登鹳雀楼》,更是将儿童英文吟唱与古诗词相得益彰……那些大气磅礴与时代共振,那些清新隽永与脉脉温情相协,那些俱怀逸兴壮思飞,那些清风明月入梦来,都一一沉入歌里,夺胎换骨,换出了音乐与诗的一方新境界,唤醒人们心中的真、善、美。

微信图片_20180226110140.jpg

  当时光回溯,诗歌是千百年前古人逸兴言欢之下的兴乐状乐,亦是田间有雨落满时的人生况味;当时空穿越回当代,诗歌是带着强劲生命力的文化瑰宝,沉淀在每一个中华儿女血脉里的文化基因里,唤醒每个人心底最温暖的记忆。诗歌不但具有着一种感发的生命,而且生生不已,一生二,二生三。《经典咏流传》所带给我们的不止于音符与文字,更是那曲终人散后凝留在心头的情意与美好。

  莫春者,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这个春天,让音乐与诗充满你我的心间。

责任编辑:张磊 [网站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