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评】爱过方知情重

2019年04月29日 11:36:37 来源:宣传半月刊 作者:赵勐希

QQ截图20190307143243.jpg

话剧《新新旅馆》剧照

  杭州的新新饭店,已在西子湖畔矗立了一百多年。如果从1913年算起,入住过新新饭店的名人,如徐志摩、胡适、鲁迅、茅盾、郭沫若、丰子恺、巴金……中国的民国史里有一半名人都来住过,有的只是过客,而有的则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

  2018年11月20日,话剧《新新旅馆》荣获“田汉戏剧奖”剧目奖。这部由浙江话剧团与新新饭店联合出品、著名编剧龚应恬创作、李伯男导演执导,聚焦于胡适先生入住新新旅馆后与曹诚英的那段著名的“烟霞洞之恋”。

  编剧龚应恬大胆选取胡适与曹诚英一段有违伦常的婚外情作为全戏的主要故事,这让无数视胡适为大师的观众大跌眼镜。但龚应恬、李伯男等富有勇气的创作,努力告诉我们一个既简单又深刻的道理,即大师首先是人,是人就会有七情六欲,是人就逃不开为情所困、为情所苦的人生境遇。于是,我们从舞台上看到了一个走下神坛,活生生的胡适。

  导演李伯男在戏剧演出结构和美学处理上的用心和高妙在创作中得到了完美体现,故事以戏中戏的形式展现。初看之时,心里难免觉得导演带着一点残酷的黑色幽默气质,但随着故事的铺展,观众会深深体会到导演的“别有用心”。

  龚应恬选取“新新旅馆”这一具有特殊意义的故事发生地,在尊重历史史实的基础上独具匠心。旅馆,在任何语境下都是具有暧昧气质的。一个学界表率私会情人的故事发生地注定成为一个令人遐想的空间。剧中胡适初到新新旅馆之时众人的前呼后拥,以及凄然告别时的物是人非,旅馆依旧迎来送往,就连胡适这样的大家也激不起任何波澜,他只是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既讽刺又荒诞,让观者不由思考自己在这时间节点上扮演了怎样的旁观者。

  话剧《新新旅馆》的演员是规整的,所有演员的调性平衡得刚刚好。胡适的扮演者魏鹏是浙江话剧团的优秀青年演员,他将胡适的儒雅演绎得活灵活现,“很接地气”的人物细节将舞台上的胡适塑造得有血有肉。剧中曹诚英的扮演者曾乐将一个情窦初开,为爱不惜付出一生代价的女性形象展现在观众眼前,纯真与决绝被她演绎得入木三分。

  舞美设计熊延平对于《新新旅馆》的舞台空间处理和美学表达给导演提供了一个极为恰切的舞台时空,在一个如此具象的故事中,熊延平先生制造了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大写意时空。高台之上的立体木框结构即是对于“房间”的表意处理。从深层次讲,它又是禁锢胡适的道德牢笼,也成为曹诚英悲剧爱情的装裹。一桌二椅间的此生不复相见,藏着多少无奈与声声诘问!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自安书楷空灵的嗓音吟唱出,一种充满人生禅意的况味弥漫在首都剧场的每个角落。作为胡适的主题性音乐,它里面蕴含着胡适梦想挣脱旧式婚姻牢笼的渴望,以及面对现实时所体现出的深深苦闷。

  《新新旅馆》的成功看似偶然,但如果你连续看过《再见徽因》《秋水山庄》《志摩有约》《郁达夫·天真之笔》,会发现《新新旅馆》在艺术与口碑上的双赢结果是带有极大的必然性的,这是浙江话剧团对“民国清流,人文戏剧,江南气质,浙话风格”不断坚持追求的结果,是对戏剧内容和形式不断探索和创新的结果。全国话剧优秀剧目展演专家评审团认为该剧“凸显时代特色,展现社会风貌,具备良好的艺术美学和市场号召力。该剧虽为情感戏,呈现的却是厚重的社会内涵;虽为年代戏,却启发新时期的人们突破旧观念旧思想旧桎梏,不愧是一部具有艺术性、可看性、探索性的力作”。

  

责任编辑:季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