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子湖畔重温“人间情味”

丰子恺诞辰120周年
2018年10月25日 15:12:57 浏览量:106 来源:之江吹风 作者:

  “他的画里有诗意,有谐趣,有悲天悯人的意味;它有时使你置身市尘,也有时使你啼笑皆非,肃然起敬。”丰子恺的好友朱光潜曾这总结道。

  10月10日下午,《此境风月好——丰子恺诞辰120周年回顾展》在浙江美术馆正式开幕。杭州作为丰子恺曾长期学习和生活的地方,本次回顾展将展出丰子恺作品125件,师友作品72件,珍贵文献120件,全面展现丰子恺先生的文艺人生。  

丰子恺  人民的西湖  23cm×33.5cm  20世纪60年代  桐乡市丰子恺纪念馆藏.jpg

丰子恺  《人民的西湖》

  杭州,丰子恺的第二故乡

  丰子恺对杭州情有独钟,他曾在《桐庐负暄》(1939年)一文中写着:“杭州可说是我的第二故乡。”

  17岁那年,他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石门的县立第三高等小学后,又以第三名的成绩考入浙江第一师范学校(现为杭州高级中学),师从李叔同学音乐、绘画,从夏丏尊学国文,结识了影响其一生的师友。

  在颠沛流离的岁月里,丰子恺身在异乡还经常撰文表达对杭州的思念之情,他在写给忘年交夏宗禹的信上说:“杭州山水秀美如昔,我走遍中国,觉得杭州住家最好,可惜房子难找。”

  杭州的恬适淡泊深得丰子恺先生喜爱,女儿丰一吟曾在《杭州——丰子恺的第二故乡》一文回忆说:“其实在上海时,父亲曾答应友人到杭州后去浙江大学教书。但一看到春光明媚的西子湖,心就闲散起来,不愿再受束缚。于是‘临阵脱逃’,依旧过他的赋闲生活,靠卖画、写稿勉强度日。”

  1973年早秋时节,丰子恺由弟子胡治均陪伴,最后一次来到杭州,无限感慨。

1937年春在缘缘堂二楼书房作画.JPG

  1937年春在缘缘堂二楼书房作画

  三大版块,全面回顾丰子恺的艺术人生

  丰子恺先生在教育、绘画、书法、散文、翻译等文艺领域均卓有成就。他的笔触生动而富有韵味,质朴而又明亮率真,时常娓娓道来,于细微处探究人生,反映世态人情。他的作品被称赞“如同一片片落英,含蓄着人间的情味”。本次回顾展共包含三个版块。

  一、器识文艺

  丰子恺的三位老师,基本奠定了他一生发展的基调和品质。夏丏尊先生的教授,为丰子恺打下了坚实的文学基础与从事文学翻译的功力。李叔同先生提倡“先器识而后文艺”,使丰子恺在人格上终生保持君子坦荡荡的行为准则,同时启蒙着他对绘画与音乐的兴趣与热爱。而与竹久梦二作品的邂逅,令丰子恺在绘画创作上选定诗性入画,从而走上了一条弦外有余音的“子恺漫画”之路。

 

丰子恺 弘一法师像 水墨纸本镜心 丰子恺家族收藏.jpg

丰子恺 《弘一法师像》


  二、文艺人生

  丰子恺先生,是一个具有全面艺术修养的人物。他的艺术人生,绝对是丰富多彩的。文学、绘画、音乐、装帧、翻译……他多有涉猎,成就斐然。他是散文家,擅长儿童文学;他是装帧设计家,善于诗意美学的设计;他是翻译家,通晓日语,旁及英语、俄语,翻译文学、艺术理论;他是音乐教育家,创作歌曲,编译、著述音乐教育书籍,实践美育;他更是一位卓越的画家,诗意创作,以“子恺漫画风格”独树一帜。

《儿童故事》封面 丰子恺画 儿童书局印行 (8).jpg

《儿童故事》封面 丰子恺画 


  三、新月如水

  丰子恺在人生的不同时期,结识了不同类型的朋友。早年求学时,他结交刘质平、黄涵秋、关良、陈之佛、潘天寿……;中年时期,白马湖办学、重庆国立艺专任教,他又结识马一浮、朱自清、俞平伯、林语堂、傅抱石、钱君匋……;晚年,他更与广洽法师、朱幼兰等结缘。而在他身后,华君武、李可染、唐云、程十发……被丰子恺艺术所感染,为缘缘堂重建奉献力量,更是艺术佳话,共同述说着一个“人走茶不凉”的动人故事。

  学做优秀家长:丰子恺的现代教育启示

  丰子恺先生的一生不断以“儿童”为创作主题,创作了大量充满童趣的作品。在他看来,儿童时代十分短暂,稍纵即逝,他称这时期是“黄金时代”。

  丰子恺写了大量的散文,以朴实的文字留下了诸多自己对儿童教育的思考,如《童心的培养》《儿童画》《儿童与音乐》等,同时留下了大量的优秀童话作品。他画了非常多的以儿童为题的漫画,记录儿童的天真时光,例如《子恺画集》,就是他以自己孩子为主角的漫画。他还为儿童写过很多歌曲,并且亲自编写音乐通识类的书籍,如《音乐入门》《近世十大音乐家》等,编写了许多艺术通识如《西洋画派十二讲》《艺术趣味》教材,并且亲自翻译了一批国外的优秀作品。

责任编辑:季方 [网站纠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