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露生:半生非遗,是他送给自己最好的礼物

2019年05月15日 12:32:19 来源:浙江党建网 作者:本网记者 张磊

W020190329366778040543.jpg

吴露生(右一)在基层采风

  春日杭城,连绵细雨,我已备好纸笔,坐在吴露生家客厅的沙发上……

  “喝点热茶暖暖身子。”吴露生从厨房给我端来一杯热水。他身体很好,完全看不出已是古稀之年。

  前几日,他在台州温岭协助中国非遗传统舞蹈影像采集项目工作组拍摄当地的传统舞蹈,这几天赶回家后就开始了连日的伏案写作。

  被一些媒体和同行称为“江南舞界一才子”的吴露生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起,就开始从事“民舞集成”的工作,是浙江非遗的第一代实践者。从文艺爱好者到文艺评论家和非遗专家,半生光阴孜孜不倦,笔耕不辍。他说,他要在灯下努力写作,让灵魂在纸上延续……

  喜欢上“老祖宗”了

  老吴家的客厅是一个小型的书房,一整面墙的书,大部分与非遗和民间舞蹈艺术相关。老吴喜欢泡在书房里写作,一泡就是从白天到黑夜。他喜欢每天的生活都充满非遗的色彩,更喜欢泡在非遗的世界里找寻人生的意义。

  1983年,30多岁的老吴和今天大多数年轻人一样陷入人生迷茫中。

  “三十而立,我一点都立不起来。”他很苦恼,偶然间看到儿子的一本名为《火山奇观》的童书,当他发现火山是板块与板块之间最薄弱的地方穿梭而上喷薄而出形成的时候,猛然惊醒。

  于是,他开始坚定地去做民间舞蹈的研究。直至如今,现任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在老吴30年后的第8本专著上欣然命笔:“吴舞大地耕耘坚守,风荷连天带露萌生”。

  1985那年,老吴应中国舞蹈家协会之聘,去《舞蹈》杂志编辑部工作,与时任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吴晓邦、副主席贾作光等10多位著名舞蹈家一起担任这本中国舞蹈界权威刊物的编委,他则负责“民间舞蹈”等栏目的编辑工作,组织了一些民族民间舞蹈的学术研讨,编发了了大量文章。1987年,当时的省文化厅将老吴调回《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浙江卷》编辑部工作,执笔撰写了“浙江省民族民间舞蹈综述”一文,首次梳理成形了浙江的舞蹈简史,填补了浙江文化史的一段空白。2003年,他又参与了浙江省民族民间艺术保护工程,担任了专家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

  “我从小就喜欢‘老祖宗’的(指非遗)!”老吴一说起非遗就很兴奋,似乎从与非遗结缘开始,老吴的人生就有了新的开始。

  当一名“砖”家

  1987年,为了撰写浙江省民族民间舞蹈的历史沿革,老吴去浙江省考古文物所请教王士伦,得知省内与乐舞有关的文物仅有绍兴铜屋一件。

  疑惑?懊恼?沮丧?心有不甘的老吴开始过起了苦行僧般的生活,不断地跑一线寻找、发现、探索……

  一日,他发现常山县呈报的工作简报中提到了该县孔家弄村婴头自然村附近发掘到了墓葬砖画的信息,砖画上有乐舞的形象,但不知道乐舞产生的年代及表现的内容与形式。

  看到这则消息后,第二天老吴就赶到了墓葬挖掘现场。

  一到现场,天空中飘着绵密的细雨,整个现场散落着黄中带青的墓砖,随手捡起一块,上面就有宝相花、鱼纹、龙纹等图案。当看到墓砖上有舞蹈形象,老吴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这么生动的舞蹈形象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老吴兴奋地打电话给著名舞蹈史论家孙景琛,在孙景琛的启发下,最后发现画像砖中的舞蹈是魏晋时期北方少数民族的胡舞。

  走乡里、钻墓穴、查方志、访艺人……这么多年,他亲手挖掘出了浙江舞蹈文物十多件,文史资料数以百计,其中有常山婴头隋墓舞蹈砖画、武义南宋龙人堆纹瓶、灵隐寺东晋木如意佛教舞蹈形象等。

  2006年,老吴退休了,但他更忙了。

  非遗保护工程全面展开后,老吴的学术道路也有了新的研究目标。2011年,他开始了《浙江舞蹈史》的编撰工作,填补了浙江文化史的空白。按老吴的话来说,这是他写的最有意义的一本书。

  “我是‘砖’家!”老吴经常调侃自己是“砖”家,而非专家。理由有二:一是能与泥土打交道是一种兴之所至,原生性的非遗传统舞蹈乃源于文化故土上的民间艺人;二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大厦是靠着无数愿做砖木的仁人志士堆垒而起,作为其中一块砖石不胜荣幸。

  若是时光能够回溯,老吴满心想着的依然是那些画像砖里载歌载舞的舞蹈形象和依然活跃在民间的舞蹈艺人。

  与民间艺人交朋友

  关于非遗,更多的文化记忆不是文字,而是文字无法体现的、属于非遗本体的形象与记忆。非遗的传承性体现在代际之间的沿革相续,而正是那些隐姓埋名的民间艺人的言传身教才使非遗生生不息。

  这么多年来,老吴的朋友遍布大江南北、各行各业,但尤与民间艺人惺惺相惜。

  2011年,在非遗保护调研中,他发现一些非遗传承人生活很困难,于是开始主动拿出自己的工薪积蓄来援助他们。

  当得知省非遗项目《严州虾灯》的传承人陆涟曾拿出自己的积蓄投入服装道具的制作,竭尽全力保护这一非遗项目,老吴很是感动,专门去陆涟家送上祝福和慰问金。彼时的陆涟已重病在床,老人颤颤巍巍地起身,紧紧地给了老吴一个“熊抱”。

  2013年春节,陆涟已过世。陆涟的儿子抱着一只会生蛋的老母鸡跑到老吴家拜年,老吴这才知与非遗传承人陆涟的那一抱竟成了永别。

  与民间艺人交朋友,更多的情之所动,为他们的淳朴所感染。多年来,老吴喜欢跑到山野中去,乡间去,去和那些朴实无华的民间非遗传承人交朋友,倾听他们的心声,用情感的温度融化他们,共同去保护非遗文化。

  老吴说,人生在世一定要有一颗善良之心,做非遗保护的人更应该如此。

责任编辑:季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