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三次赋诗称赞的黄公略

2017年08月18日 09:51:33 浏览量:106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王锡堂

  全歼唐云山旅战斗的胜利,使黄公略的游击战争理论和军事指挥才能得到进一步发挥,他从多次战斗的经历中,深深体会到,红军面对人数多、装备好的强大敌人,之所以能打胜仗,一是靠广大指战员的高度觉悟和牺牲精神;二是靠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因此,他十分重视部队的政治思想建设和群众的发动工作。当时,部队供给十分困难,黄公略和战士同甘共苦,寒冬腊月,他仍穿着单衣单裤和自己打的草鞋,因而深深感动了旧军队人员和新入伍的战士。他特别强调部队要严格执行党的政策和毛泽东在井冈山制定的“三大纪律、六项注意”,积极做好宣传、发动、组织和武装群众的工作,帮助群众开展“抗租、抗债、抗粮、抗捐、抗税”运动。为了让群众更加了解红军的宗旨和政策,号召群众参加革命,他亲自起草了署名为军长黄公略、政治委员陈毅的《红军第六军司令部布告》,鲜明提出:“实行武装游击,肃清地主豪绅,推翻反动统治,实行工农专政。”1930年7月,红六军改称为红三军,黄公略仍任军长。随后,红三军与红四军、红十二军合编为红一军团,在毛泽东、朱德指挥下参加中央苏区的反“围剿”斗争。由于黄公略屡建奇功,声望不断提高,国民党、蒋介石常常把他与毛泽东、朱德、彭德怀等中央苏区军事首领的名字连在一起,以“朱毛彭黄”指代红军。
  黄公略率领红三军在赣西南的广大地区开展游击战争,分兵发动群众,深入开展土地革命,建立红色政权,扩大红军和地方武装。至1930年底,赣西南34个县建立了红色政权,红色区域扩大到由广东南雄至江西永新,自寻乌到峡江,纵200公里,横150公里,有党员3万余人、赤色群众400余万,由原来零星的红色割据区域发展成为有统一领导、连成一片的大块红色革命根据地。毛泽东甚为称赞,挥笔写下《蝶恋花·从汀州到长沙》一词,其中用“赣水那边红一角,偏师借重黄公略”两句,高度评价了黄公略的这段历史。

  “前头捉了张辉瓒”
  1930年10月,蒋、阎、冯中原大战结束后,蒋介石调集7个师、10万人的重兵,对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第一次大“围剿”,国民党江西省主席鲁涤平任总司令,国民党第十八师师长张辉瓒任总指挥。
  当时,鲁涤平指挥的几个师的总态势是:最西面是罗霖的七十七师,位于赣江以西的吉安;最东面是刘和鼎的五十六师,位于福建的建宁,中间相距400公里。在这400公里之内,右边是张辉瓒的十八师、谭道源的五十师和公秉蕃的二十八师,左边是毛炳文的第八师和许克祥的二十四师。在这几个师长中,张辉瓒最得蒋介石和鲁涤平的宠信,他出生于湖南,早年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又到德国考察过军事,还是黄埔军校毕业生,因反共坚决,深得蒋介石赏识。他当上“围剿”总指挥后,更是骄横跋扈,不可一世,疯狂叫嚣:“杀朱拔毛!”“要剃光朱毛的头!”“要血洗红色根据地。”
  毛泽东分析了敌强我弱的形势,依靠根据地的有利地形,作出了“诱敌深入”的决策,把敌人引到根据地的腹地,在人民群众的支援下,集中优势兵力,在运动中各个歼灭敌人。红军主力秘密转移到黄陂的君埠、汉下、上下固一带隐蔽集结。
  12月28日,张辉瓒率领号称“铁军师”的第十八师气势汹汹向龙冈挺进,准备进犯离龙冈30多里的君埠。毛泽东、朱德得知这一敌情后,当机立断,决定在龙冈全歼张辉瓒师。当晚,毛泽东、朱德率主力急行军,抢在张辉瓒师先占领了君埠。并于29日作出具体部署,第一路,由红三军从东和东北面,即从敌人正面向龙冈挺进;第二路,由红十二军从西南向龙冈攻击;第三路,由红四军向龙冈附近的端儿铺、张家丰一线前进;第四路,由红三十五师由西南而转北,迂回到敌后,牵制增援的敌人。
  会后,朱德迅速赶至红三军军部,对黄公略说:“张辉瓒这个最反动的家伙来了,总前委决定,由你们红三军担任正面进攻。”而此时,黄公略手上只有红七师一个团的兵力,要死死顶住敌人6个团的攻击,任务无疑非常艰巨。可黄公略没有犹豫,当即接受了命令。
  12月30日零时,龙冈周围的崇山峻峰,笼罩在蒙蒙细雾之中,各路红军按照毛泽东、朱德的命令,在云雾的掩护下,踏着泥泞湿滑的山间羊肠小道,静悄悄地向龙冈挺进。
  龙冈,东邻君埠,北靠上固,南与兴国相连,西与吉安交界,四周是海拔350多米的万功山,地势险要,山路崎岖。
  黄公略率领红三军急速行军,拂晓前赶至王竹峰,在万功山一带进行埋伏,准备正面迎敌,诱敌深入。
  敌军经过两天的行军,官兵们走得腰酸背痛,饿得头晕眼花,进入龙冈,看不到一个人,也找不到一粒粮食,全师官兵人心惶惶。等先头部队戴岳率领的五十二旅进入王竹峰时,黄公略一声令下,红军全军勇士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敌阵,枪声、炮声、手榴弹爆炸声连成一片,不到一个小时,戴岳的两个营便被消灭得干干净净。戴岳急得拿起电话筒,向张辉瓒求救。此时正睡在被窝里的张辉瓒被紧急的电话铃惊醒,他一看手表,时间正指在4点55分,窗外一片漆黑。他若无其事地回答说:“红军主力还远在黄陂、小布地区,即使是天兵天将,也不可能这么神速抵达龙冈,你们遭遇的肯定是小股游击队,你给我顶住。”戴岳气急败坏地对着电话筒喊道:是红军主力,请火速派兵增援。听戴岳这么一说,张辉瓒才如梦初醒,方知红军主力已到龙冈,便慌忙通知在东固的五十二旅一个团前往增援。此时,红三军、红四军正张开口袋,等待张辉瓒的援军往里钻。敌军增援团淋着毛毛细雨,饿着肚子,慢吞吞地向王竹峰蠕动。突然间,万功山四周响起“嗒嗒嗒”的机枪声,“轰隆隆”的爆炸声和“缴枪不杀”的喝令声,敌军没来得及反应,便被打得鬼哭狼嚎,喊娘叫爷。只一顿饭功夫,除戴岳只身逃命外,他的整个旅和一个增援团,便被全部消灭。红军愈战愈勇,战士们高呼:“活捉张辉瓒。”
  天亮后,红军总攻开始,各路红军像猛虎下山,从四面八方向龙岗扑来。张辉瓒听到响彻山谷的枪炮声、喊杀声,慌忙拿起电话筒向鲁涤平和临近的公秉藩告急,要求鲁涤平派空军支援。可远水救不了近火。此时,红三、红四军正以排山倒海之势,杀进了龙冈镇。敌军兵败如山倒,纷纷缴械投降,五十二旅副旅长洪汉杰、团长朱先志被击毙,五十三旅旅长王捷俊被俘。随后,黄公略迅速率部直捣十八师师部,活捉了十八师代参谋长周维黄、一○四团团长李月峰、特务连连长张达泉,生俘了张辉瓒警卫营全部官兵和报务人员。
  张辉瓒见大势已去,急忙脱下身上的中将制服,换上士兵服装向万功山中逃去。然而,山顶早已被红军占领,他只得在半山腰的一片油茶林中躲藏起来。红军发现没有找到张辉瓒,便决定搜索武功山山林,十几个红军战士搜到了这片油茶林中,忽听土坑边上的茅草嗦嗦作响,战士上前用枪口一挑,发现一个全身发抖、神情惊慌、肥头大耳的汉子,随即将他押到山下。经几个俘虏一看,认出这就是号称“铁军师”的师长张辉瓒,红军战士顷刻一片欢呼:“我们捉到张辉瓒了。”

责任编辑:马美子 [网站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