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离世前最后一次访友

2017年08月18日 09:51:12 浏览量:106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李 虹

P201106280835472481526430.jpg

  1975年前后,朱德已将近90高龄,一直体衰有病,但他的学习热情依然不减当年。他每天除了必要的工作之外,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学习成了他的第一需要。
  1976年5月19日,朱德收到了我国著名文学家、教育家和社会科学家成仿吾送来的《共产党宣言》新译本,一辈子治学严谨的成仿吾恳请朱德进行审读并提出意见。这一译本是成仿吾根据1848年的德文原本,将自己1938年翻译的《共产党宣言》重新校订后准备出版的。早在1974年,成仿吾就决定将有生之年献给马克思、恩格斯原著译校工作,并为此专门写信给党中央和毛泽东。毛泽东在成仿吾的信上批示:请在中央党校或社会科学院给成仿吾同志安排一个位置,专门从事马恩著作校译工作。于是,中央党校成立了“成仿吾小组”,由北京外国语学院德语教授李逵六担任组长。他们着手翻译的第一部经典著作就是《共产党宣言》。这是年近80的成仿吾一生中最后一次译著《共产党宣言》。
  收到成仿吾的书和信后的第二天,朱德迈着沉稳的步子走进办公室。他放下手边的其他工作,首先拿起桌上端端正正放着的那本新版《共产党宣言》大字送审本,对照着旧译本逐字逐句仔细地通读起来,并不时地提笔做着眉批。朱德一边阅读一边思考着,不禁心潮起伏……
  早在1919年,为了找到能使革命取得最终胜利的方法和道路,朱德和他的好友孙炳文常在一起阅读《新青年》、《每周评论》、《新潮》等传播新思想的刊物,讨论他们共同关注的问题。1923年5月,远涉重洋前往欧洲寻找革命真理的朱德在德国首次惊喜地读到了《共产党宣言》。为了能更好地阅读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原著,朱德顽强、虚心、毫不松懈地学习德文,还到格廷根大学等学校旁听政治经济学和哲学等课程。他坚持学习马克思主义文献《共产党宣言》和《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唯物史观》、《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等共产主义入门书籍,学习中国共产党的理论刊物《向导》。用马列主义武装了思想,立下了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宏愿。
  在朱德以后半个多世纪的革命生涯中,《共产党宣言》所阐述的革命原理和精神成为他恒久不变的思想和行为准则。他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解决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际问题,对毛泽东思想特别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形成和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积累了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朱德本人也从一个旧式军人转变成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和军事家。
  时隔53年后,当朱德再次捧起《共产党宣言》,读到那些熟悉的段落、语句和指导他奋斗了一生的科学真理时,他就像半个世纪前初次读到它时一样感到热血沸腾。
  书一读完,感慨万千的朱德便动了即刻去看望译者的念头。他告诉秘书说:“你准备一下,我要马上去看望成仿吾同志。”秘书听后感到有点为难,朱德毕竟是已近90岁,年老体弱,他能经受得住乘车的劳顿之苦吗?于是,秘书立即打电话给成仿吾。比朱德小10岁的成仿吾得知这一消息后,在电话中激动地嘱咐道:“请转告老总,让他不要来,我马上去看望他。”

  但朱德仍然坚持要亲自登门拜访,朱德的外孙刘健对秘书说:“姥爷与成仿吾有着几十年的深厚友谊,看来拦是拦不住了,我们准备一下,一起陪着他老人家去吧。”
  时近下午3点时,朱德兴致勃勃坐车启程前去看望成仿吾。车子一直向北行驶几十公里,开进了中央党校大院。
  车子稳稳地停在了成仿吾居住的楼旁。朱德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刚刚跨出车门,早已等候在楼门前的成仿吾便迎上前去紧紧地握住了朱德的手,许久都没有松开,并且兴奋地不停地说着“老总,你好呀!”然后挽着朱德的胳膊一同缓缓地朝屋内走去。
  从1974年中央党校组建“成仿吾小组”拉开翻译工作序幕,到印制出《共产党宣言》大字送审本,历时整整2年。出乎成仿吾意料之外的是,送审本报送朱德仅仅3天,这位年高九秩的革命家就坐在自己的对面促膝而谈了。
  两位老人见面先聊了几句家常,话题很快转到了《共产党宣言》新译本上来。
  朱德欣慰地对成仿吾说:“你们重新校译的《共产党宣言》,我一口气看完了,很好懂,主要问题都抓住了。看完后,不用讨论就明白了。阶级斗争问题、民族问题、家庭问题、妇女问题都讲了,讲得很清楚。”
  朱德关切地询问成仿吾:“你们这个班子有多少人?花了多长时间?”成仿吾一一做了回答。

责任编辑:马美子 [网站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