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里文学有生力 浙江省作协第九次代表大会下周召开

2018年10月21日 11:17:21 浏览量:106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孙雯

五年不长,但对于文学创作而言,它足以让写作者们构建出一个迥异于过去的文学时代。

2018年10月24日到26日,浙江省作家协会第九次代表大会将在杭州召开。2013年至今,又一个五年。这五年,浙江文坛迎来了崭新的变化,除了中坚作家的创作内容之新与写作新生代的阵容之新,这五年还是最好的“等待的五年”。

  先来看一组这样的数据:

  2013-2018年,有12部作品获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23部作品入选中国作协重点扶持项目,57部作品入选省委宣传部文化精品创作工程项目,110余部作品在全国其他重要文学评奖中获奖或列入重要文学排行榜。

  12卷计240万字的《浙江省五年文学作品选》(2013-2017),将浙江作家五年中写下的优秀之作,囊括于纸页之间——文学浙军,在这个时代的召唤与人民的期待之中,谱写出一曲曲新章。

  在本次作代会召开之前,记者采访了省作协的领导、作家,以及默默付出的工作人员,请他们说一说过去五年中一些难忘的瞬间,从中,可以读出,内容之新与阵容之新的背后,隐含的这五年中来自各方的努力与支持。

  最好的“等待”中,“高峰”可期

  有些时间,注定是历史的。

  说起这五年,浙江省作协主席麦家深有感触。

  “浙江文学一直是中国文学的主力军、生力军,现在我们有2000多位作协会员,年龄从老到小,老有老的地位,少有少的活力。”

  麦家特别强调,这五年来,浙江的影视文学、网络文学和“文学走出去”的成就和影响,在全国都名列前茅。

  作为作家的麦家,这五年来一直在写“故乡三部曲”。

  “这可能是我今生规划最大的一部作品,预计总字数要超过百万,现在‘赛事’刚过半,第一部正在编辑过程中,快的话年内可问世。这是一部倾注了我大量心血的作品,从第一部投放出去的反馈情况看,可以不谦虚地说是好评如潮。现在我正在修改第二部,第三部估计没三年完不了工,加起来将近10年。”

  正如麦家所说,文学是个特殊的行业,它需要组织但更需要个人的天赋与努力:“一部优秀文学作品的诞生是复杂的,同时也是漫长的。优秀从来需要我们有耐心,也许这五年是最好的‘等待的五年’。”

  麦家时刻在观察浙江文学的动向,在当下的中青年作家群体中,他认为,至少有五六人是可以写出大作品来的——

  “他们的人生积累、艺术修炼,乃至在文学圈内的知名度,都足以让他们向大作品发起冲刺。但最后谁能完成冲刺,我觉得还是要靠他个人的内心的冲动和信念。”

  “耐心”是麦家平时跟作家们交流的关键词。“我平时也经常鼓励我们作家,要敢对自己立大誓,发大力,不要满足于一时的花花草草和蝇头小利。”

  麦家认为,在这样的创作状态下,在浙江这块可以说全国文学创作的“高地”上,“高峰”可期。

  老一代的记忆,让新一代续力

  浙江的作家,一脉相承而来。

  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目及之处,尽是鼎鼎大名的浙籍文学大家——鲁迅、茅盾、徐志摩、郁达夫、戴望舒、艾青、夏衍……他们铸就了中国现代文学史的辉煌,也使浙江成为中国新文学的重镇。

  跟在他们之后的,则是这些名字——任明耀、蒋风、夏钦瀚、吴军、渠川、汪飞白……

  就在2017年春,由省作家协会出品、长达30小时的纪录片《我们的文学梦·浙江当代作家影像志》摄制完成,展现了30位平均年龄超过80岁的浙江老作家的写作史。

  “老作家的记忆,就是浙江当代文学史的记忆;老作家的希望,就是浙江当代文学史的未来方向。我们对浙江文脉的承启留存,不能徒添更多只见著作不见人的遗憾了。”在省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臧军看来,“浙江当代作家影像志”的拍摄,既是对全省老作家群体的深切关爱,也是浙江文学发展的时代使命。

  这样的记忆,对于年轻一代文学浙军而言,也极具深意,他们能够从智慧的沃土上续力启程,在灵思的薪材中点燃理想,走向下一个炽烈的文学年代。

  今天,浙江文学正在迎接这样的时代。

  读一读那些在各大奖项上闪亮的作品名,就可一目了然。

  其中,长篇小说《回家》获得全国第十三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短篇小说《父亲的后视镜》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短篇小说奖;童话《汤汤缤纷成长童话集》《水妖喀喀莎》蝉联第九届、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幼儿文学《其实我是一条鱼》获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

  除了在国内频获大奖,在过去五年间,浙江“文学走出去”成效显著。

  麦家的长篇小说《解密》被翻译为法语、英语、德语、西班牙语、希伯来语等33种语言在海外出版,是首部收入“企鹅经典文库”的中国当代小说,被全球近7000家图书馆收藏。最近,在法兰克福书展的“麦家之夜”,《风声》国际版权重磅发布,一夜签出了包括英语、意大利语在内的五个版权,还有十几个语种达成意向。

  在麦家的引领之下,这样的“走出去”多了起来。据臧军介绍,“与企鹅文化公司达成的《浙江作家小说集》英文版翻译出版合作项目,目前进入翻译阶段。”

  在老一代作家与中坚作家将记忆写于历史、将影响扩大到世界之时,新的创作方阵悄然崛起。其中,“新荷计划”着力发现和培养45岁以下青年作家。这五年,有280多位 “新荷”作家得以“盛放”,据不完全统计,浙江青年作家每年在《人民文学》《收获》等重要文学刊物发表作品达110多篇。

  让网络作家知道将来该怎么写

  文学浙军,不能不提网络作家。

  2014年1月,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在杭州成立——这是全国第一个省级网络作家协会。

  为什么天蚕土豆等外地作家会加入浙江省网络作协?省作协副巡视员、党组副书记、省网络作协主席曹启文说,浙江省网络作协不是简单成立一个组织,而是有针对性地帮助网络作家解决实际问题。

  到了2017年4月14日,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正式落户杭州北山路94号浙江省作协江南文学会馆。研究院的设想之一就是举办“网络文学周”,重点组织开展“网络文学国际论坛”、“网络文学年度奖”和“网络文学传播集会”三个板块的活动,一年一届,定期在杭州举办。

  2018年5月16日至21日,“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周”如期举办。

  它的影响力非常深广,参加了2018香港书展的人都记得,由《亚洲周刊》为香港书展制作的会刊上,关于“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周”,有大篇幅的压轴报道。

  “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周”也让很多人进一步了解了位于杭州滨江区白马湖的“中国网络作家村”——它集作品创作、项目孵化、版权交易、作品改编、互动交流、影视动漫游戏衍生开发等产业业态为一体。文学周期间,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一行,参观了唐家三少、管平潮、月关等作家的家。

  有了组织的网络作家,不再像原来那么“宅”了。他们走入各类体验营——网络作家的写作也由单一的“穿越”,更转向真实的生活,这也促使着他们在写作上的转型。

  “IP不是万能的,网络作协的组织引导工作,在于让大家知道将来应该怎么写。”曹启文说,网络作家们走出了书房,走进人群,近两年他们都在写出或在酝酿与现实相关的重头之作。


责任编辑:安佳璐 [网站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