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水青山不会忘记——追记温岭市环境监察大队副大队长陈奔

2019年06月17日 10:14:17 浏览量:106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记者 陈文文 王世琪 赵静

  6月13日上午,北京,生态环境部报告厅,陈奔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正在举行。

  “今天,我向大家讲述一个英雄的故事,一个就生活在我们身边的环保战线上的平民英雄,他叫——陈奔!”报告人陶海燕的这番话,把人们的思绪拉回到了半年前。

  2018年12月1日,一个周末的傍晚,身为温岭市环境监察大队副大队长的陈奔,倒在了执法一线。牺牲时,陈奔年仅30岁,曾经的青春年少,而今永远定格为照片中温和而坚定的微笑——黑框眼镜、娃娃脸,嘴角上扬。

  陈奔的离去,让温岭这座海滨小城弥漫着哀思——

  “这么好的一个小伙子,可惜了!”消息迅速传开,当地不少企业主说;

  “突然没了依靠,以后工作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工作搭档说;

  “请你们好好写写他,对他是种告慰,对一线环保人是种激励!”老领导说;

  ……

  5年半的环保执法生涯,不算短,但也并不算长,是什么让陈奔如此令人难忘、不舍?在他年轻的生命历程中,又有过怎样的动人故事?

  对妻子说的最后一句话:“今晚要加班”

  直到现在,陈奔出事那天的搭档、温岭市环境监察大队大溪中队队员颜伟国,还时常梦到自己的队长。

  “队长,你在哪?”多少次,颜伟国哽咽着从梦里惊醒。2018年12月1日,一次寻常的环境执法行动,最后变成了一场生离死别的噩梦。

  台州南部,大溪镇。水泵制造、鞋业、电容制造行业密集,2018年11月29日晚,大溪中队接到群众举报,称大溪镇沙岸工业区施工场地上,有大量拆解下脚料及清洗过程中的污泥被倾倒。通过监控视频,执法队员确定了倾倒废料的可疑车辆。

  车主是绰号为“胖头王”的固废倾倒团伙成员。公安部门的信息显示,这是一起团伙作案,非法固废倾倒的数量至少在1000吨,初步判断属于“重大污染环境案件”,而非法处置固废超过3吨即可入刑。更恶劣的是,倾倒地所在的工业园区距离水源地最南端不足一千米。

  “请下车接受检查。”站在“胖头王”车辆的左前侧,陈奔出示证件,要求车内人员接受调查。

  或许是因为穷途末路穷凶极恶,“胖头王”猛然加速,将陈奔撞飞至引擎盖上,一路狂奔,拖行2.1公里,长达91秒。

  2018年12月1日,17时55分,陈奔倒在了执法一线的血泊中,人生就此定格。事后不久,两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这天是周六,早上7时多,陈奔出门时告诉妻子“今晚要加班”。

  这是他对妻子说的最后一句话。

  加班加点,这是陈奔的工作常态,妻子早就习以为常。无数个夜晚、双休日,大溪镇政府停车场上,常常停着陈奔的车。

  科班出身的陈奔,是稀缺的一线环境执法人员。2010年大学环境工程专业毕业后,他的生命似乎就注定了要熔铸于中国环境污染治理的历史新进程中——2011年,PM2.5进入大众视野;2015年,修订后的新环保法被外界称为“长了牙”。陈奔的母亲曾为儿子的工作隐隐担心。有一次,她提醒陈奔:“你做的工作是挡人财路的,要小心一点。”陈奔笑了笑回答:“我知道的。”

  母亲的叮咛终究成了永远的遗憾。

  同事们说,他真的有环保理想

  陈奔的工作笔记本,日期停留在2018年11月30日。这天,他记着两件事:“沙岸污泥倾倒调查”和“潘岙污泥倾倒调查”。

  只有6个队员的大溪中队,管辖温岭大溪镇和横峰街道两个工业重镇,1万多家大大小小的工业企业遍布于此,涉及铸造、水泵、鞋业、电容制造等行业,很多都是小企业,有的甚至是小作坊。

  在一线执法,他和他的队友,被狗咬过,被人打过骂过,哪里又脏又臭,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上任伊始,陈奔带领队员们在最短时间内跑遍了辖区内一百多个村子,用脚步丈量出一张环境监管的“活地图”。

  “他真的有环保理想。”这是记者采访时,熟悉陈奔的人屡屡提及的一句话。

  大溪镇分管环保工作的副镇长陈小康,第一次见到陈奔时心里曾犯起嘀咕:“小伙子这么年轻,环保工作能不能做好?”

  但很快,一本翻烂了的执法手册打消了陈小康的疑虑。“这些条法规章他随时记着,随身带着。他不仅自己善于学习,还送了我好几本专业书。”

  2018年12月3日,陈奔的家属来到他生前所在的办公室整理遗物。翻了一遍后,他们发现,除了两把折叠伞、几双未拆的袜子和一个摆在窗台上的船模,陈奔留下的只有各类资料、案卷和工作日记。案卷被五颜六色的铁夹子分类归好,一份卷宗从首页到末页,时间跨度多为半年,现场经常要去上七八次。

  “笔录、现场勘查这些专业知识,全靠陈奔带着我们去摸索。” 和陈奔同一年加入环保队伍的方成说。在他的记忆中,每一个早晨通常始于陈奔的询问。陈奔总是在问案件还有多少,任务完成得如何,而后便行走于工厂田野间,“每天连轴转,根本没时间坐办公室。”

  “我以为他是坐办公室的,出事后我才知道,他竟然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儿子怕我担心,从来不提工作的苦。”陈奔的母亲一度对儿子的工作一无所知,直到一次次看到陈奔沾满泥巴的鞋。陈奔在朋友圈里的照片,大多都是趴在地上、蹲在河边,还有不小心掉到污水里,全身湿透的。

  绿水青山是他的信仰。陈奔刚工作时,温岭的环境不比现在,糟糕的空气质量、发黑的河道刺激着陈奔。一次,他与父亲走在老家新河镇水仓头村的山间,呼吸着新鲜空气,看着未被污染的潺潺流水,他对父亲说:“总有一天,我会努力把温岭城镇的环境治理得比这里还要好。”

  那是陈奔入职的第一年,这个刚刚踏入环保战线的新兵立志要还家乡一片绿水青山。

  企业主说,他是古道热肠的“铁面包公”

  与陈奔打过交道的人都说,他有冷热两面,执法办案时冷面严厉,施以援手时古道热肠。

  在群众、同事和企业主眼中,他是一个公私分明的“铁面包公”。

  “小陈队长的廉洁奉公我们有目共睹。”59岁的大溪中队工作人员卢昌东回忆,2018年5月,陈奔带队查处了一起环境违法案件,事后有人打电话说情,被陈奔一口回绝,第二次打来电话,被陈奔直接“拉黑”。陈奔任大溪中队中队长后,中队未发生过一起违法违纪行为,未出现过一起群众投诉举报。

  对陈奔的面冷心热,久仁电泳厂老板童佳深有同感。陈奔刚进入环境监察大队时,正赶上大溪镇电泳行业的整治。那时,大溪镇的电泳厂环保普遍不规范,需要关停整治。陈奔每到一家电泳厂,总免不了与企业主发生摩擦。而有着“初生牛犊不怕虎”劲头的陈奔,每次面对摩擦争吵甚至抗拒时都会斩钉截铁地说:“有污染,不规范,必须要关停整顿!”但与铁面执法相随的,还有他“热乎”的一面——“整改中遇到问题,随时来问我,我都会解答。”

  童佳说,尽管关厂时与陈奔怄气过,整顿时一点也不敢马虎,但是自己对环保知识一窍不通,企业从申请环评开始便卡了壳,万般无奈之下,他不情愿地拨通了陈奔的电话。

  接到童佳的电话,陈奔马上放下手上的活,跟他讲解起环评步骤和注意事项。“还有不懂的,我明天去厂里跟你详细讲,跟你一起去办环评也没问题。”陈奔的热情让电话那头的童佳意识到,这个小伙子当真是面冷心热,他不是为了执法而执法,而是真心想帮助企业走上规范的绿色发展之路。那段时间,童佳陆陆续续找过陈奔几十次,不厌其烦的指导,无条件的帮助,让童佳打心眼里感谢这个年轻人。

  2019年清明节,童佳一行九位企业主自发来到陈奔墓前扫墓,他们都是陈奔生前悉心帮助过的人,如今,企业发展日趋规范,效益蒸蒸日上,但陈奔却再也看不到了。

  “为国为民,侠之大者”。陈奔自小就喜欢武侠,也许,对年轻的他而言,为绿色发展公平执法,某种意义上也是“行侠仗义”。在他牺牲后,深知他的妻子写下这样一行文字——“你走了,希望你能带着你的宝剑去另一个世界行侠仗义。”

  青山不老,英雄常在。

责任编辑:邹姗琳 [网站纠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