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你好,请登录

15、人生就是一件华美的衣袍

——读《半生缘》
2017年01月05日 18:00:07 浏览量: 来源:浙江党建网 作者:赵梓露

4b90f603738da9774c40380db751f8198618e3ad.jpg

  很奇怪的现象,读张爱玲的小说,我从来都感受到一股牵连不断的“黑气”,我想,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女作家,为什么就不能写些迎合我们口味的阳春白雪呢?后来,我猛地觉悟,张爱玲先生区别于现世任何一些网络写手的,正是这么一种不迎合、不将就。这种只遵从自己喜恶的态度,让她在这历史的淘沙中熠熠闪光。

  相较于张爱玲的这本《半生缘》,我更喜欢她的《红玫瑰与白玫瑰》,当然,是在我没有读过她的代表作《倾城之恋》、《金锁记》的前提下。但是《半生缘》里的一些细节,很让人来回咀嚼品味。

  对于曼璐。不知道为什么,相较于曼桢,我更想先说说曼璐,这个堕落了自己来养活一大家子的舞女,妹妹眼中的忠厚形象的这么一个人。读过这本书的人会或多或少厌恶,至少是反感她。从她这个人来讲,本性应当同曼桢所说,是“忠厚”的。她千挑万选属意了“穷光蛋”祝鸿才,本想着后半生平淡着过,竟没料到丈夫竟发了横财,成了“土皇帝”,对她千般万般的不好……她那愚昧的母亲,顾太太,一个完全封建保守的中年女性还可劲地想要劝导曼璐去“适应”他,这样看来,曼璐倒真是连能交心底的人的没有呀,长久的寂寞快要将她逼疯了……可她还是该“善良”的呀,还差些什么,那些东西终化作恶魔蚕食了她的良知,毁了至爱的妹妹,毁了自己……我对文中的一段话,尤其感触:“母亲替她出主意的时候,大概决想不到她会想到二妹身上。她不禁微笑。她这微笑是稍微带着点狞笑的意味的”、“她竭力把那种荒唐的思想打发走了,然而她知道它还是要回来的,像一个黑影,一只野兽的黑影,它来过一次就认识路了,咻咻地嗅着认着路,又要找到她这儿来了。”是撒旦的影子已经在她内心深处撒下了罪恶的种子了。昔日恋人的来访不过是让姐妹反目的剧情提早拉开了帷幕。“二妹对豫瑾倒真体贴,借小说书给他看,还要拿一只台灯来,好让他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看。那一份殷勤,可想而知。”至此在姐姐的眼中妹妹往日相惜的模样已经完全变了味儿了,“但是给她妹妹这样一来,这一点回忆已经给糟蹋掉了,变成一堆刺心的东西,碰都不能碰,一想起来就觉得刺心。”然,谁又能想到豫瑾那么快得就将梦里的“紫衣姐姐”忘却,喜欢上了妹妹呢?曼桢也甚是讶异,豫瑾为她姊姊"守节"这些年,忽然移爱到她身上?这就是张爱玲先生对现世的一种嘲弄。种种因由,姐妹相亲最终不过成了笑剧。

责任编辑:朱丽娜 [网站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