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你好,请登录

19、我们痛苦,因为我们自由

——读萨特《恶心》
2017年01月05日 18:00:00 浏览量: 来源:浙江党建网 作者:杨茹岚

ZROtUiQrAyPrt5fdpuxvSQ%3D%3D%2F7916769593010723836.png

  公元前12世纪到公元前8世纪,在古希腊文学史上被称为“荷马时代”,也称之为“英雄时代”。所谓的“英雄时代”并非是当时的社会中涌现了多少英雄人物,而是因为荷马在史诗中写了众多著名的英雄形象,其中最为著名的自然是《荷马史诗》中的阿喀琉斯和奥德修斯。他们被称之为英雄,并非是因为他们孔武有力、足智多谋,而是因为他们珍惜自己的价值,敢于用生命去捍卫自己的荣誉,更敢于直面凡人必有一死的不幸命运。

  英雄,就是能够直面坏的境遇的人。

  萨特的存在主义小说《恶心》中所写的,是一个敢于直面恶心的英雄。

  《恶心》原名为“安托尼·罗根丁的奇特冒险”,然而萨特不满于这样表面化的表达,遂改成了“恶心”。事实上,恶心正是罗根丁冒险的理由。

  某一天,罗根丁在海边看到一群在玩打水漂的小孩,他也产生了玩的兴致。然而就在他捡起石块的一瞬间,一阵恶心的感觉突然袭上心来,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这种恶心的感觉成了他冒险的源头,而他冒险的目的则是为了解答由恶心产生的疑问,即寻找自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讲“存在先于本质”,罗根丁冒险的起源正是对的解读。人往往在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之前就已经存在了,我们的存在是没有经过我们的同意就被抛入到世界上来了。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在社会中浑浑噩噩、按部就班地长大,老去,结束他们的一生。而有的人则认识到了这一点,比如罗根丁,他们感到这是让人恶心的,荒诞的,不可理喻的。于是他们开始了追寻自我存在的价值和意义的旅程,这场旅程面临着与世俗世界的格格不入,面临着与现有制度的冲突,面临着那些浑浑噩噩度过一生的群体的舆论压力,这场旅程完全是一场冒险。

责任编辑:朱丽娜 [网站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