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你好,请登录

5、《猫的墓》随感

2017年01月05日 17:59:58 浏览量: 来源:浙江党建网 作者:李怡然

s29127122.jpg

  一只家猫的老去到死亡,原来和人的晚年这么相像,亦或生命走向终点的那段路都是这样——眼里的光渐渐暗如夕阳,身体慢慢开始蜷缩成胎儿在母亲腹中的形状;茶饭亦或人情已不再动容;在家庭中的存在感变得越来越弱,弱到死亡才能再次唤起亲人的重视。

  猫的衰老疲态让我看到了姥爷的影子,脑出血后逐渐半身不遂,身体不再听从大脑的指挥,不能再自如地蹬三轮、耍棍儿,曾信誓旦旦说两年内还要锻炼到能自己出去散步,五年后的今天已经不在挣扎,安静地坐在沙发看着电视一动不动;每年给他和姥姥拍的合照中,姥爷的眼睛越来越小,好像眼皮越来越重了,眼睛里的神采也被呆滞渐渐蚕食;不能动的左半边胳膊,肌肉萎缩得好像一块风干的火腿,没有一点弹力,手上的皮肤也变成了黄褐色,手背干的只剩一张可以被捏起的皮。他开始经常说到死亡,似乎已经知道还有几步自己就会到终点;他不再关心子女的家事,不再操心家里的一切琐事,都留给姥姥去打理,似乎什么都不值得在乎了,每天的生活就在床和沙发间,电视和饭碗里。那个弯着腰、伸着头,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的样子,也许就是夏目漱石所说的“岑寂”吧。子女的探望与关心也在常年的照顾下有了明确的分工,谁每月一次来给他洗澡,谁负责平时来帮忙琐事,都逐渐形成规则和习惯,难免也有深夜被叫醒的不耐烦或者是挣扎在自己家和父母家的两难,这也就是夏目一家和猫的关系的现实写照吧,永远失去的才会被更珍惜,所以才会有年年纪念的“猫的墓”。


责任编辑:朱丽娜 [网站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