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陈善治密码

2021年06月09日 10:25:55 来源: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作者:记者 戴睿云 万笑影 徐贤飞 共享联盟武义站 李增炜

  在波澜壮阔的改革大潮中,后陈村无疑是具有标志意义的一个村。

  2004年,金华市武义县白洋街道后陈村党支部召集村民代表进行民主选举,产生了全国首个村务监督委员会。2005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专程到后陈村考察调研村务监督委员会制度,为这项探索正了名、鼓了劲。2010年,这一创新举措被写进《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

  如今,后陈村不忘殷殷嘱托,基层治理再写新篇,乡村振兴也走上更宽广的路子。后陈善治的密码是什么?每逢村庄发展面临新问题或关键时刻,党支部总能带领党员迎难而上,成为支点,引领全村不断向前,让后陈发展更有后劲。

  一个自我革新的支部

  紧抱“信任”法宝

  因为民主监督出名的后陈,也要面对成长的挑战。

  “监督是支部放手干事、凝聚民心的保障。怎样让监督跟上时代发展,是新班子面临的新问题。”去年11月上任的后陈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吴晓东说。

  村民们心里也打起新问号:这次村社换届后,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一肩挑”,现行制度能否管住更集中的村级权力?村里的工程、项目逐年增多,监督能更全面吗?党务、村务、社务公开,能更细更及时吗?

  吴晓东说,这说明村务现有的公开方式和监督程序,还是不能完全满足村民的要求。支部在县、街道支持下,推动了一场以数字化为牵引的系列改革。

  去年村社换届以来,村级重大决策、村级财务管理、村集体资金和资产管理、农村宅基地审批等11个方面、32项重要村级事务工作流程,被重新梳理、规范、公示;

  在“32项”流程规范的基础上,后陈成为武义首个上线“清廉钉办”应用的村,村级事务审批流程逐步实现“在线”,党务、村务、社务“钉”上实时留痕、公开;

  实施第一书记全职驻村,做好监督指导;引入村事早会制度、村级财务审批熔断制度……

36.jpg

后陈村村貌。

  “改革后,村务流程更规范,大小事更全面更及时晒在阳光下。干部干得清白,群众看得明白,支部干事就能聚力。”吴晓东说。

  村监委主任陈跃富打开手机上的“清廉钉办”,举了一天务工申报情况的例子。“村委委员陈思爱提交了务工每日申报,务工人员为张德洪、陈中广,务工内容为平安巡防、外来人员登记,每人金额80元……”每日务工申报必须当日上传,村监委发现不合理随时可以驳回,监督更及时。

  务工申报流程“在线”后,流程更规范,村民随时能在“清廉钉办”上查阅相关记录。

  依靠制度锁住权力,增强百姓信任,也是后陈党支部走过曲折、自我纠偏,带领全村走向善治的“法宝”。

  很难想象,本世纪初,后陈还是个上访村。彼时,村里的事务财务不公开,先后几任村干部因经济问题“落马”,村民上访不断,干群关系一度紧张。

  2003年,当时的党支部在紧要关头逼出了创新:设立村财务管理监督小组。2004年,监督小组升级为村监委。

  信任一旦建立,就转化成干群齐心求发展的动力。就如同党的百年历史昭示的那样,赢得人民信任,得到人民支持,党就能够克服任何困难,就能够无往而不胜。

  2004年至今,村庄建设投入超过5000万元,村容村貌、村民生活品质不断改善。一面是大投入大建设,一面是连续17年保持村干部“零违纪”、村务“零上访”、工程“零投诉”、不合规支出“零入账”。村集体收入从2004年的十多万元提升至2020年的450余万元。

  一群带头“吃亏”的党员

  只为村民幸福

  走进如今的后陈,犹如走进一幅画卷——宽阔的村道旁,一幢幢漂亮的农居小楼矗立,小桥流水、美丽庭院、公园广场各具特色。

  再往里走一些,不难发现一处59平方米的破旧平房,显得与周边环境格格不入。这栋全村公认的“最差”房子,属于村党支部副书记陈忠武。当了近20年的村干部的他,儿子已结婚生子,至今未申请过宅基地。

  为啥这么“傻”?“不是我一个人这样做。这是支部班子带领村干部守了13年的承诺,而且还要继续守下去。”陈忠武说。

  时间回到2008年。许久没分宅基地的后陈,迎来一大批新的指标。彼时,后陈和浙江很多农村一样,也面临人多地少的现实,分宅基地是村民眼里的头等大事。

  怎么分,谁先谁后,全村人的眼睛齐刷刷地盯着。

  “村民看干部,干部看支部。” “僧多粥少”,村干部必须有担当,主动退后,是支部班子拍板的重磅决定。

  “无特殊情况,在任村干部家一概不批新的宅基地!”这一诺,一守就是13年。村民们从冷眼旁观到将信将疑,再到心服口服。可靠的支部形象,印到了村民心间。

  带头“吃亏吃苦”的事,村里党员总是挺在前面。

  2017年,一位村民家发生火灾,发现险情的党员陈玉球不顾自身安危,冲进火场,关掉煤气灶,还参与灭火。因为救火及时,没有造成任何人员伤亡,她却觉得“自己没做多大事儿”。

  2015年初,村里老年食堂建成,村党支部找到当时在工厂里烧饭的党员陈春福,希望他来“掌勺”。虽然食堂开出的工资比不上工厂,陈春福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村里有需要,我肯定要回来,少挣点钱没什么。”

  一支红色“主力军”

  挺起振兴“主心骨”

  今年春节假期还没过完,吴晓东就带领支部成员忙开了:大年初二召开视频会议,布置村干部分头走访返乡乡贤,听取他们对后陈建设的意见;大年初五,召开村务联席会议,部署新一年工作……

  为什么那么急?“近年来,兄弟村的发展很快,后陈人的期望值也高了。后陈发展不能安于小步前进,支部必须主动谋划,带领党员创新创优。”吴晓东一上任就感受到了紧迫感。

  “大家都看到了后陈的短板:集体经济过度依赖厂房出租,存在产业不够多元、抗风险能力弱的问题。”后陈村“第一书记”吴兴勇说,班子都认为,每年接待几百批次参观者的后陈,应该拓展农旅融合等新路子。

  今年初,又有好消息传来,“后陈经验”研学中心要落户该村。

  “研学中心的落户将让后陈党建红色资源的金字招牌越来越亮,也将吸引更多人来到后陈。我们要抓住机遇,挖掘自身山清水秀的绿色资源,做优村庄环境、配套,让美丽风景也能深入人心、带动发展。”吴晓东说。

  今年3月到5月,在去年通过省级3A景区创建验收的基础上,后陈村党支部班子又马不停蹄地牵头实施村庄环境提升工程。项目进行期间,支部班子成员和骨干党员们几乎天天都去工地,处理大小问题、邻里矛盾,助推项目高效完成。提升工程刷新了后陈的颜值:沿着内环村道,一路的农居外立面、房前屋后整治一新, 20多处精心设计的绿化小品以及新营造的美丽庭院、美丽田园,让村庄更宜居宜游。

  眼下,党支部和村委会班子还在谋划更多发展大计:补贴有条件的农户改造民宿;启动新一轮旧村改造;分期将工业园区内的一层厂房改造成四层;通过改建村内厂房腾出土地建公寓;为武义江畔湿地招商引资……所有的力量都使向一处:为了后陈人共同富裕的美好生活。

责任编辑:邹姗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