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罗瑞卿:要把72岁当27岁过

2017年08月18日 09:51:26 浏览量:106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罗瑞卿传》 编写组

P201106041220068278149013.jpg

  毛泽东逝世后27天,“四人帮”被一举粉碎,“文化大革命”这一场噩梦终于结束。但是,中国前进的脚步仍然十分蹒跚。
  1976年10月26日,华国锋在听取中央宣传口负责人的汇报后说:“凡是毛泽东讲过的,点过头的,都不要批评。”1977年1月21日,按照华国锋的授意,写作班子在为华起草的讲话稿中出现了“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必须维护,不能违反,凡是损害毛主席的言行,都必须坚决制止,不能容忍”的提法。1977年2月7日,经当时分管宣传工作的副主席汪东兴决定,华国锋批准发表的社论《学好文件抓住纲》,又将上述观点概括为“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这就是“两个凡是”。
  在“两个凡是”禁锢着人们的思想,而罗瑞卿又只担任军委顾问的情况下,他仍然时时不忘揭批林彪和“四人帮”,采用写信等方式对一些问题阐明自己的观点,以力求使读者从思想上划清同林彪、“四人帮”的界限,从而拨正军队建设的航向。
  当时,“文革”中流行的许多“左”的观点仍然被人们奉为金科玉律。人们痛恨林彪、“四人帮”,但思想上又深受其影响,而出现了按照林彪、“四人帮”所传播的观点来批判林彪、“四人帮”的奇特现象。
  在这一背景下,1977年1月30日,《解放军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提到“1964年林彪又策动大比武”。此时罗瑞卿正重访韶山。他看到这份报后,于2月6日,给军报写了一封信,指出:这是“严重地违反历史事实”。那篇文章把射击“打鸡蛋壳”和翻墙头也当作“花架子”批,罗瑞卿提出了异议。他写道:
  军训的“打鸡蛋壳”“翻墙头”是否毫无实战意义?就是花架子?(花架子一词是林彪授意唐平铸等人制造的。)可以考虑。就我理解,前者是为了练习对隐蔽在战壕内之敌的精确射击,后者同我们现在练兵中还在实行的超越障碍也差不了多少,而且贺龙同志亲自告诉我,他向主席报告当时杨村部队的军事训练的步枪射击时,就曾有“打鸡蛋壳”的项目。现在贺已逝世,还有杨勇同志可以作证。我同杨勇同志陪同周总理、陈毅同志在杨村部队观看时,也得到他们的称赞……
  称1964年的军事训练是花架子、练为看不是练为战,等等,就我所知,是叶群、唐平铸等人在林彪指使下攻击当年军事训练制造的整人罪状之一二。他们的目的何在,现在很清楚了。当年的军事训练当然是有一些缺点甚至错误的。至于“比武”当时的用意是评比,革命竞赛,缺点以至错误可能更多,不过任何群众性的运动也不可能毫无缺点。对此事,毛主席、中央、中央军委有无结论,我不得而知,我当时知道的,(中央、军委的评价)同后来林彪、叶群、唐平铸等人在报纸上故意夸大造谣,喧嚣一时的,企图把人一棍子打死的那些诬蔑宣传恰恰相反,也有杨勇等同志可作证。总之,哪些责任是我的,我决不推卸。但是,是否如林彪、叶群等人有意夸大歪曲,把它说得一团漆黑,毫无是处,甚至公开否定“一分为二”,我看大可考虑,特别今天来看。

  《解放军报》社收到此信后,立即停止批评大比武。
  1977年3月,罗瑞卿出席了中共中央军委召开的座谈会。在会上,叶剑英提出,全军要紧密联系部队实际,深入揭批“四人帮”,要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把被“四人帮”颠倒了的路线是非纠正过来,把部队建设好。他提出,要在全军开展“十个应该不应该”的讨论。随后,《解放军报》组织撰写了10篇文章,在当时最迫切需要同林彪、“四人帮”划清界限的10个问题上肃清林彪、“四人帮”的影响,以保持军队建设的正确方向。
  罗瑞卿对这一讨论非常关注。《解放军报》发表的每一篇文章,他都认真阅读。《解放军报》社准备将这十篇文章汇集成小册子出版时,罗瑞卿又从头到尾对这十篇文章做了审改。他还亲自写稿参加讨论。5月31日,他在住院期间写信给《解放军报》社长华楠,提出准备搞两个短篇,题为《林彪全盘否定一九六四年军训是个阴谋》和《戳穿“四人帮”在民兵问题上的鬼把戏》。随后,他同军报帮他记录整理的记者详谈了自己的构思。在记者按他的想法整理成文后,他又精心修改,然后以“本报记者”名义。分别发表于《解放军报》7月9日和6月17日。他还以“一读者”的名义为军报写了《江青破坏学雷锋运动由来已久》。这些文章对深入揭批林彪、“四人帮”起到了指导作用。
  在这一期间,他还给许多冤假错案的受害者向中共中央和军委转信,为平反这些案件而引线搭桥。
  1977年8月,中共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罗瑞卿当选为中央委员,并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常委、军委秘书长。
  罗瑞卿到任时,军队由于在十年浩劫中遭到林彪、“四人帮”的破坏,问题成堆,百废待兴。当时,“两个凡是”还禁锢着人们的头脑,实事求是作风遭到背弃,说大话、空话、假话盛行,军队的优良传统被破坏,派性猖獗,内耗严重。有些科研项目被迫取消,拉大了武器研制和装备同国外先进水平的差距。机构臃肿,员额膨胀,人浮于事。规章制度废弛,纪律松懈,各类事故层出不穷,部队战斗力下降。1975年,邓小平曾将这种状况概括为“肿、散、骄、奢、惰”,并提出进行整顿,但在“反击右倾翻案风”中又被冲掉了。
  罗瑞卿作为邓小平的助手,一复出便首先抓整顿,并将邓小平所说“军队要整顿,要准备打仗”作为军队各项工作的纲。
  当时,受历史条件的局限和“文革”中“左”的错误的影响,十一大仍然在强调以阶级斗争为纲。要用以整顿为纲来取而代之,既要有清醒的认识,更需要无所畏惧的革命精神。
  1977年秋季,罗瑞卿负责筹备军委全会,他曾多次对起草文件的工作人员说:“以阶级斗争为纲,这其实是一根打人的棍子。林彪、‘四人帮’阶级斗争为纲不离口,就是为了打人。”他在向叶剑英、邓小平请示报告后对《解放军报》社长华楠等说:“军队还是以‘军队要整顿,要准备打仗’为纲,把深入揭批林彪、‘四人帮’作为当前的首要任务。如果说阶级斗争,这也可以说是阶级斗争的具体表现。有人如果要挑刺也挑不出来。”

责任编辑:马美子 [网站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