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持家”难以脱“真贫”

2018年03月09日 10:46:12 浏览量:106 来源:浙江党建网 作者:本网记者 贾歆琰 通讯员 郑雪飞

  “村干部不把脑筋动在强村富民奔小康上,反而把手伸向低保户,受到党纪严惩,一个字,‘该’!”在对湖谷头村原村干部徐胜红等4人的处分表决投票后,村里不少党员气愤地说。

  从困难户危房改造补助款中抽取“工作经费”,徐胜红等人多次截留挪用扶贫专项资金,最终受到党纪惩处。

  瓜分扶贫奶酪

  2011年,兰溪市游埠镇湖谷头村低保户徐马奎家有一间近30平方米的危旧房,村里把它拆了,并借此申请了上级危房改造补助款4000元。在这过程中,村里和徐马奎双方都得了“利”,可谓实现了“双赢”。

  “根据政策,同一农户只能享受一次危房改造补助,2011年徐马奎虽然并未真正进行危房改造,但通过编造虚假材料也享受到了专项补助,如果再次申报,肯定还能再次获利。”担任村主任的徐卸有打着如意算盘。

  所以,当徐卸有再次提出帮徐马奎重复申报困难户危房改造补助,并从中“抽头”用于村集体开支时,徐马奎欣然同意了。

  “当时村主任跟我说,这次我只能分到4000元,其余留给村里开支,我想能拿到4000元也好,所以也就同意了。”徐马奎说。

  2016年1月21日,徐马奎收到7000元补助款后,把其中的3000元给了徐卸有,徐卸有坦然地将这笔钱收归村集体。

  截留成为常态

  “当时申请危旧房补助,说是补助6000元的,后来又让我返还1000元作为向村里的捐款,我心里肯定是不愿意的,但别人也都交了,村干部的话我也不敢不听。”危房改造受助户徐马喜无奈地说。

  2011年至2016年期间,湖谷头村先后为徐马奎、邵寿松、徐马喜等13户农户申请了危房改造,其中截留了8户的补助资金共计1万元。另外由村集体负责对毛春芳、徐卸俊2户危房进行维修改造后,村里也将上级补助款中多余的8302元也用于村集体开支。

  “村里穷,我想反正农户也是同意的,村集体和农户双方都受益,这样做应该问题不大。”游埠镇原湖谷头村党支部书记徐胜红在谈及对截留挪用扶贫补助款的认识时这样说。

  思想决定行动,怎样的思想就衍生出怎样的行为。正因为一些村干部错误认为“不落个人口袋就不是违纪”,才导致雁过拔毛,截留挪用危房改造补助款成为他们的常态。

  难逃法纪追究

  “我也知道这样做是违反规定的,就是想为村里多争取点资金。”原湖谷头村主任徐卸有说。

  “我想着截留的资金还是放在村集体口袋里,问题应该不大。村里能多点收入,况且农户也能得好处,就没有反对这样做。”原湖谷头村党支部书记翁卫说,该村集体经济困难,此举是顺势而为。

  确实,该村人口数还不到500,且资源较为贫瘠,每年的集体经济收入还不到5万元,每次换届参选村两委的人也是寥寥无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村穷,都不愿来当这个“家”。

  集体经济薄弱村要脱贫确实不易,但这不是违法乱纪的缘由,法纪也不会因此从轻或免除罪责。

  近日,兰溪市游埠镇党委决定给予徐胜红、徐卸有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翁卫、徐雪平党内警告处分,并责令该村将截留的1.8万余元危房改造救助金返还相关农户。

责任编辑:史健岚 [网站纠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