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纪检组长被“围猎”

2017年09月05日 08:27:27 浏览量:106 来源: 作者:本网记者 朱诗意 通讯员 姚春峰

60配图.jpg

  “开始送卡送钱,一千两千也要推辞一番,私欲膨胀了,一万两万都不觉得怎么样了,最后,收受贿赂的上百万现金都敢往银行存。”翻开杭州市拱墅区农转居多层公寓建设管理中心原党组书记、主任邵建国的悔过书时,看到的是他一步步走向犯罪深渊的心路历程,看完令人唏嘘不已。

  纵观邵建国的人生履历,1975年参加工作以来,他一直在市政、建设部门工作,历任杭州市拱建公司党总支书记,拱墅区建设局副局长,拱墅区农转居多层公寓建设管理中心党组书记、主任、纪检组长,拱墅区城中村改造工程指挥部总指挥等,直至2015年1月退休。

  由于邵建国的特殊身份,很多建筑老板都希望与其结交,而把建筑老板当“贴心朋友”“好兄弟”,可以说就是邵建国思想蜕变的开始。

  2002年之前,邵建国就认识了建筑工程企业老板卢某、陈某等人,这些人开始只是请邵建国去农庄钓钓鱼、吃吃饭,一开始,邵建国还能做到公私分明,比如他给自己定了一个所谓的“原则”:公家的钱、他人的钱,可吃、可用、不可拿。

  但是随着跟这些老板交往越来越密切,这个“原则”就慢慢模糊了。几瓶酒?拿!几条烟?拿!几千块钱?拿!最终,老板们偷偷送给他的东西,他都安然笑纳了,而且胆子也越来越大,拿得越来越多。

  随着邵建国跟“老板圈子”越来越熟,更多的老板加入了进来,魏某就是其中一位,他是杭州某建筑公司老板,为了获得更多利益,他想方设法攀上了邵建国这棵“摇钱树”。

  “这些老板每天就围着你吃饭,你想旅游就陪着你旅游,想吃饭就陪着你吃饭,想唱歌就陪着你去娱乐场所唱歌,就是想拉拢你。”邵建国说。后来,这些老板直接大把大把地给邵建国送现金,如魏某几年下来送给邵建国将近300万元现金,邵建国都笑着接受了。

  “围”,最终的结局只有被“猎”。钱不可能白给,礼不可能白送,卢某、魏某等人在邵建国的帮助下,承接了很多工程,并且在工程资金结算等方面,邵建国都给予帮助。正像邵建国所说:“他们是看重我手中的权力,想让我在工程方面照顾,所以才巴结我。”

  退居二线及退休期间,邵建国仍旧不收敛不收手。经办案人员统计,在退居二线及退休期间,他还曾数十次接受管理对象的宴请、旅游安排,收受相关管理对象所送的礼金礼卡价值共计37.1万元人民币等。

  邵建国也知道,这些人与他接触是看中他手中的权力。他还曾当过纪检组长,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是违纪违法的。然而,在老板们的金钱攻势下,他最终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职责,被拉拢腐蚀,沦为“猎物”。

  势力之交,古人羞之。这些所谓的“友情”“兄弟情”都是建立在利益之上,根基原本就不牢固,利益一断,事情也就败露无遗了。

  2016年12月,邵建国被开除党籍、移送司法机关。

  

案例警示

  邵建国作为时任杭州市拱墅区农转居建管中心主要负责人,在履行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过程中是第一责任人,但其没有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而是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表面勤勤恳恳,背后吃喝享乐,严重违反了党纪国法,给党和政府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同时,邵建国退居二线以后,虽然任区住建局调研员,仍然在区农转居建管中心协助主任工作,由于对其缺乏必要的监管,导致其退居二线后仍然利用原职务影响力及协助中心主任的工作便利接受管理对象的宴请、旅游,收受巨额贿赂。

  思想的堕落、金钱的贪婪,最终导致了他走上不归路,等待他的是法庭的审判。

  2016年9月,拱墅区纪委对邵建国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调查,同年12月,邵建国被开除党籍、移送司法机关。

责任编辑:王国伟 [网站纠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