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陈刚之“刚”

2018年11月07日 09:11:27 浏览量:106 来源:浙江党建网 作者:本网记者 蔡琳

  “他是个刚强的战士”

  这几乎是每个认识、熟悉陈刚的人,对陈刚的共同评价。

  从1989年9月初入纪检监察战线,到2014年10月被确诊腹腔转移性癌症,直到2018年7月去世,55岁的生命,30年的纪检人生涯,一个“刚”字,始终贯穿陈刚的人生。

  工作办案时,陈刚之“刚”,在于他的刚强。“我就想在纪检战线上干一辈子”——这句话陈刚说了30年,也做了30年。在办案一线时,“连夜整理谈话笔录,七八页纸全靠手写,写完都已经是凌晨了”对陈刚来说几乎是家常便饭;办案时间最长的一次在外地整整待了10个月,从春到夏,又到严冬,几乎没有回过杭州,相关的案件材料堆满了宾馆的一整个房间;病重期,他最记挂的也还是要把工作做好,每一份文件,细致到里面的一字一句,他都要再三揣摩,只有他觉得可以了,才会放心地签下字。每一次会议,只要还能坐得起来,他都参加,即使坐了不到10分钟,一直冒虚汗,一次会议要用掉好几块毛巾或好几包餐巾纸。

  志之所趋,无远勿届。如果不够刚强,陈刚不会在病情急剧恶化、走路都发飘的时候硬挺着去留置场所察看,了解正在查办的案件情况。如果没有信念,已经干了30年的纪检工作不会让他在临终前依然挂念不已。

  罹患病症时,陈刚之“刚”,在于他的刚毅。“癌症”,是可以瞬间摧毁绝大多数人意志的两个字,而陈刚被确诊经治疗后,他感觉自己“恢复得不错”,又马上回到了岗位上。4年里,这一直是他的工作节奏:病情严重了,住院治疗,病情稍微好转,立刻回到办公室,甚至比大部分同事还到得早,离开得晚。然而,就算在治疗期,他也只是换了个地方开会和办公:病床前汇报工作,宿舍楼下的食堂里开会。在这生命最后的80多天里,他每天都与残酷的病痛进行着最直接的抗争,6小时的用药周期无法对抗止疼周期,常常是在第5个小时起,就强忍着疼痛看着时钟倒数着时间,即便如此,陈刚还要在服下药后不痛的短暂时间里,研究案件办理情况、研究党风廉政教育基地建设、研究干部人事调整……

  落日心犹壮,秋风病欲苏。面对绝症的陈刚,犹如一个战士,在岗位上“燃”至生命的最后一刻,用自己的“生命余额”换来了社会的“清廉指数”。

  面对人情时,陈刚之“刚”,在于他的刚正。“我在嘉兴当纪委书记,你们就不要在这里赚一分钱!”“拿回去!以后不要再拿任何东西过来!”“这个忙我帮不了,孩子的路要自己走。”……从2014年确诊后,陈刚一直“冷漠”地拒绝他人探望,这既包括他的同事、朋友,也包括他的亲人、同学。为何?只因一句“打铁还需自身硬”,做了一辈子纪检干部的陈刚,没人比他更了解这句话的分量。作为地市的纪委书记,陈刚当然知道自己能够为人情“解决很多事”,但他自始至终对自己不放松一分一毫,甚至怕爱人因要照顾他而耽误工作,让她提前办理了退休手续。

  李下不整冠,瓜田不纳履。从一线办案人员到市一级的纪委书记,变的是职务与工作内容,不变的是陈刚的作风和担当。

  斯人已逝,生者如斯。陈刚之“刚”,必定会继续激励所有纪检监察人为习习清风而奋战下去。

责任编辑:史健岚 [网站纠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