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追逃工作实现“清零”

2018年02月07日 17:58:33 浏览量:106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颜新文 丁谨之 黄合

  1月23日15时45分,随着潜逃20年之久的外逃人员蔡明康向北仑区监委自首,浙江省宁波市圆满完成中央追逃办和省追逃办督办的追逃任务,追逃工作实现“清零”。

  自2015年宁波市委反腐败协调小组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成立以来,该市借力“天网”行动,先后促成“百名红通人员”李世乔和潜逃时间均超过20年的“红通人员”周华龙、外逃人员蔡明康成功归案。同时,该市严密构建防逃网络,保持外逃人员“零增长”。

2.jpg

 蔡明康归案后供述潜逃历程

  世上没有“避罪天堂”

  暗无天日,这滋味蔡明康终生难忘。

  与想象中的自由生活大相径庭,狭窄过道尽头一间十来平方米的阴暗房间,装着蔡明康逃亡岁月的绝大部分回忆。从法国到西班牙,再潜回国内,最终落脚上海某针织厂,蔡明康担惊受怕地挨过了20个年头。

  原国有企业宁波金港物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兼副总经理蔡明康利用职务之便侵吞公司巨额贷款,害怕东窗事发,一直寝食不安。1997年10月16日清晨,一夜未眠的蔡明康狠心告别了熟睡的妻儿,踏上外逃之路。

  当天,蔡明康随旅行团从温州飞抵香港,经新加坡转机,最终到达法国巴黎。之后,蔡明康设法脱团,乘火车来到西班牙,准备长期留居异国。但很快,他就尝到了谋生的不易。

  在中餐馆,他当过外卖工也刷过碗筷,虽然带着出国前花钱买到的“厨师证”,但干不了厨师的技术活,加上不懂外语无法与人顺畅交流,生活艰辛、内心苦闷。

  “那段时间,天天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家人。”蔡明康回忆。

  1999年初,蔡明康因无法在国外立足,不得不潜回上海。半年后,他南下深圳“创业”,不料却被人认出,受到不法团伙的要挟勒索。为避免被检举,蔡明康只得交了68万元“保密费”。之后,走投无路的他,返回上海,在偏远乡镇谋得工作,靠微薄收入勉强度日,平日深居简出,害怕身份暴露。

  “一走了之,是下下策。”提及外逃就悔不当初的,除了蔡明康,还有比他早约4个月归案的“红通人员”周华龙。

4.jpg

  2017年9月19日,周华龙被公安人员押回宁波

  1996年4月,宁波市原鄞县政府所属国有企业浙江景宁商贸公司总经理周华龙因贪污公司巨款外逃。刚到澳门,他就因人生地不熟,遭到“职业介绍人”软禁,无法自由进出,被人坐地起价进行勒索。后来,他又辗转东南亚、非洲等地,曾受绑架后被施暴者连砍三刀,还因患病差点送命,可谓九死一生。

  “境外不是天堂,更不是外逃人员的避难场所。”回忆起逃亡日子,周华龙悔恨落泪。

  跨境编织“天罗地网”

  由于周华龙、蔡明康出逃时间较早,行踪难以确定,摸排难度很大,虽然侦查程序及时启动,但进展缓慢,追逃一度陷入困境。

  2009年,宁波市肩上的追逃担子再度“加码”——原宁波远望技工贸公司副总经理、宁波华远房地产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世乔因涉嫌贪污罪,案发后滞留加拿大不归。2015年4月,李世乔被列为“百名红通人员”第75号。

  越是艰险越向前。随着国际追逃追赃纳入反腐败工作总体部署,浙江省追逃追赃协调机制初步建成。2015年,宁波市追逃办成立,追缉力度不断加大。

  “虽然,我当时拿到了加拿大绿卡,享有永久居住权,也有落脚点和生活依靠,但与国内亲人长期分离不能联络,经常处于苦闷中。”李世乔归案后袒露的心迹,早已在工作人员的掌握之中。

  在中央追逃办的统筹协调下,经省追逃办多次指导,宁波市追逃办持续加大工作力度。在法律威慑、政策感召和亲情感化下,2017年4月17日下午,从加拿大多伦多直飞上海的航班降落后,满头白发的李世乔走出机舱,向等候的办案人员投案自首。

  李世乔的顺利归案,鼓舞了士气。但尚未归案的周华龙和蔡明康,出逃境外时间均超20年,且最后潜逃地不明,要啃下这两根“硬骨头”,压力依然很大。

  2017年3月,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推进,按照中央和省委反腐败协调小组的要求,宁波市纪委监委将追逃追赃和防逃工作作为改革的一项重点内容统筹安排,并再度调配充实力量。2017年7月,全省追逃追赃和防逃工作座谈会召开,要求各地增强追逃防逃主体责任意识,扎实开展重点个案攻坚。

  “借这股东风,市委组织部、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外侨办等单位都加入了我们的队伍。”该市追逃办负责人说,追逃的发条越拧越紧。

  两个月不到,成效初显。出逃21年的周华龙于2017年9月19日凌晨,在南京某宾馆被抓获。

  对症下药 亲情感召

  在宁波市追逃办的有力指导下,北仑区追逃办针对蔡明康的追逃工作,也有序开展。经分析研判案情,确立了抓捕与劝返并重的工作思路。办案人员深入开展基础性工作,前往温州、杭州、上海等地,收集固定证据、摸排关系人,掌握追逃对象涉嫌的犯罪事实和国内重要社会关系,寻找追逃对象在境内外可能活动的蛛丝马迹。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次与蔡明康儿子的谈话中,工作人员敏锐地捕捉到了若干细节,凭着办案直觉判定蔡明康与家人保持着间断联络,且感情深厚。

  在追逃人员加班加点的日子里,蔡明康的噩梦仍在继续。“有时,梦见被警察追捕、被坏人追杀,我拼命地逃……”

  20年来,他没给母亲尽过孝,没在儿子的婚礼上露面,也没抱过孙女一回。随身的背包里,一直藏着一封信。“爸爸,您到底在哪儿?怎么生活的?请您告诉我……”写信的是当年11岁的儿子。

  房间的电视里,滚动播出着“百名红通人员”杨秀珠归案的新闻。蔡明康明白,潜逃之路就快到尽头。同时,北仑区追逃办积极采用亲情感化策略,发动蔡明康亲属劝其主动自首。

  1月23日,蔡明康作出自首决定。

  防住一个,就是追回一个。2017年以来,宁波市还对进一步加强防逃工作作出部署,强化党委主体责任、纪委监督责任、部门管理责任,建立健全追逃防逃工作机制,严格落实出国(境)审批登记制度,强化对重点人员和关键岗位人员的监督管理,加强证照管理和真伪比对排查等工作,并在2017年下半年,成功阻止涉嫌违纪违法人员沈某企图外逃出境事件。

  数字准、底数清、基础实,是宁波追逃工作成功实现“清零”的经验。而未来,还需进一步强化责任意识,筑牢防逃堤坝,防逃工作永远在路上。

责任编辑:王国伟 [网站纠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