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装廉”有术也有限

2017年09月05日 08:25:57 浏览量:106 来源: 作者:绍兴市上虞区人大 赵畅

38配图.jpg

  在母亲灵堂上设筐收钱的吉林省白山市政协原副主席褚来福,因受贿850万余元被判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100万元。也正是这位贪官,在台上讲廉政,出差时为省钱住地下室,有同事建议吃16元一碗的面条时,他竟然开骂:“你是猪啊,就知道吃。一碗面条这么贵,吃方便面!”另一面,他却在承揽工程、林地流转、参业用地指标分配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贿赂财物。(据7月2日《法制晚报》)

  乍看,巨贪褚来福对自己和下属的管理,不可谓不严。为了省钱,他不仅自己带头住地下室,而且对有人“建议吃16元一碗的面条”狠加批评,并改吃方便面。可以想象,其时尽管部分同事对褚来福的做法会有些腹诽,但当想到领导也和自己同甘共苦时,他们最后应该也是会予以理解进而予以支持的。

  然而,正是这位“严格严厉”的领导,平日台上大讲特讲廉政的领导,竟是一位隐藏颇深的巨贪。人们不禁要问,他何以好做“两面人”而不惜如此乔装打扮最后也苦了自己呢?说白了,就是为了戴着“自我廉洁”的假面具,在欺骗他人的同时继续他无止无休的贪腐勾当。

  想起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那桐在翁同龢的举荐下,晋升为户部银库郎中。于是,乘国库管理混乱之际,上下其手,使自己的财富像滚雪球似地膨胀起来,难怪摄政王载沣的胞弟载涛在回忆录中说:“那桐只认得钱……”贪归贪,那桐还很会“包装”自我。比如宣统元年(1909),任直隶总督时,组织人力兴修杨村及北运河一带水利工程,此举既疏解了水患,又有利于农田灌溉。其间,他还上奏筹款,并捐款为风河修建了一座桥梁,解决了当地老百姓世世代代出行不便的难题。从客观上说,那桐所做的这些好事、实事,一定程度上确乎对当地发展和老百姓的生活起到了推动和保障的作用,但从主观上说,这不免是那桐为自己脸上“贴金”之举,其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赢得百姓口碑而掩饰自己的贪腐行径,以便不断满足自我无边无底的欲壑。

  由此观之,善于“自我包装”、乐于“扮清装廉”,也是贪官们共同的爱好和伎俩。他们至为明白,如果自己的贪腐行为一旦败露,意味着的就是被查处,以至锒铛入狱。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装廉”。有道是,“装廉”有术,也有限,不论其手段如何高明,办法怎样巧妙,在凛凛法纪面前,在广大干部群众的“火眼金睛”面前,在防不胜防“偶然间泄天机、不经意遭曝光”面前,其不法行径迟早会被严厉惩处。早知如此,贪官们又何必当初呢?

  做一个名副其实的老实人,领导干部就必须按“三严三实”的要求对照自己,时刻不忘自己的第一身份是党员,第一职责是为党工作,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坚持严格自律,自觉接受监督,做到知行合一、言行一致,立说立行、即知即改,不断用“严”和“实”来规范自己的为官之道和行为准则。“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要知道,领导干部真正的威信和凝聚力,一个地方和一个单位良好的政治生态的形成,不是用权逼出来的,更不是靠“装廉”带出来的,而是源于领导干部自身的人格魅力及其榜样力量。

责任编辑:王国伟 [网站纠错]
相关阅读